国家政治信用破产的明智德国被极左民族主义灭亡

国家政治信用破产的明智德国被极左民族主义灭亡

客观分析德国在一战后,直到二战及至灭亡的整个过程,德国基本上就是在一条固定的无可选择的路上;基本上没有犯什么错误,也基本上没有什么生还的机会。传统的历史说教,“希特勒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实在有点冤枉希特勒。真实的情况是,德国致力于发动一次世界大战,选择了希特勒。从历史记录上看,德国备战,是早在一战结束后留下十万名军官起,就开始了。德国无论是与俄国合作试验坦克,还是与中国、西班牙、意大利合作输出军事技术,也就是检验德国军事成果,都不是在“1936年重整军备”才开始的。

1936年,是希特勒通过没收犹太人的财产积累了战争资本,是将多年的军事技术实体化。说德国准备二战是早有预谋,相信不是对德国的冤枉。希特勒反犹,也远不是历史书中所说的“种族歧视”,或者说“优等民族”,“社会进化论”。犹太人一个异信仰的少数民族,能够在客地几乎垄断了德国的金融命脉,就算是按希特勒的人种理论,也意味着犹太人比德意志人更优秀。那些理论,如同马列理论一样,是说过无知者,象马恩教徒,或者基督教原教义派反进化论的那些人听的。

希特勒反犹的真正原因,第一是抢钱。反犹对于一战后的德国,几乎是再次发动世界大战的唯一工具。尽管,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犹太人以狂热的爱国情绪,为德意志帝国出生入死。因为,德国是第一个承认犹太公民权的欧洲国家。这也令欧洲各国的犹太人倾向于把财产转移入德国,从而,为二战希特勒通过反犹积累战争资本,创造了条件。

希特勒反犹,是德国的选择,也不是希特勒个人的选择。希望从希特勒个人的经历去找到“反犹”的原因,纯属徒劳。反犹对德国在政治经济上的好处,至少有三点:第一,国有化犹太资本,占当时德国金融资本的80%。别看希特勒口口声声反共,一副马恩嘴里的“极右”模样,其实做的是和毛泽东斯大林金日成同样的事:对资本所有者共有化,然后消灭资本所有者本身及其家庭。希特勒就连抢劫犹太人资产的处理方式,也和毛主席之流劫小康保权贵的路子相似。相比之下,反而更大方,至少有若干份额用于完成了欧洲第一份财政担保的国民退休计划,正是这一计划,让希特勒经选举上了台。但是90%的份额,则用于扩军备战的军费之用。

希特勒的法西斯,其实是一个毛主义的极左政权。区别只不过是德国的资本家,80%是犹太人。这样,“马恩的国有化”,在希特勒德国被“反犹”掩盖,也就不是“时刻不要忘记资产阶级”了。希特勒也就成了马恩嘴巴里的极右了。声称为德国出生入死的犹太人,在德国背后插了一刀,推卸了德国战败的责任。而实际上,一战中的德籍犹太人的战死率,高于普通德国人。希特勒德国与乌有之乡张宏良之辈,声称小康右派所谓的富人,窃取了毛泽东的经济成果,逻辑一致。

法西斯德国,是通过“仇富(反犹)民粹的口号”,服务于法西斯政权;同时又通过反犹太反美(富人资本家)煽动的民族主义,为德国发动世界大战制造凝聚力。有这么大的政治经济上的好处,反犹国策,如果是希特勒一个人的主意,那么希特勒也实在太天才了。实际上,德国死亡营,对犹太人也远非“杀人工厂灭绝”了事那么简单,而是把这些犹太人集中到劳改营,对这些人的劳役,减轻战时对欧洲,特别是对德国社会的经济负担,以换取对战争的耐力的承受能力。

法西斯德国并非杀人魔鬼,而是残酷奴役的魔鬼。德国只是当这些人再也没有经济利用价值了,才把他们杀害。斯大林毛泽东在各自的“古拉格群岛”,以同样的手段害死的自已的同胞,则多达千万计。希特勒德国,墨索里尼意大利,斯大林苏联,毛泽东中国,还有金氏朝鲜,从国家形式到政治经济的主要政策,包括它们反人类的残酷程度,都是高度相似。因此,完全可以将它们看作是同一类国家:敌视人权普世价值观的极左法西斯国家主义社会!

德国的大部分德国一直陷入外交政治的被动之中,一直寻求军事的弥补,结果,树敌越来越多;同时,也最终超出了德国经济体系的承受能力。德国外交政治上的缺陷,无法通过战争弥补。德国就是在政治外交短板的状态下,以力战经营欧洲天下,六年卒亡其国。为什么德国政治外交会如此被动呢?笔者估计,30年代希特勒上台以来,强力鼓动的民族主义和法西斯的“国内外超限”政策,是重要的祸根。这些政策,令希特勒德国的一些政策,但是在他国看来,都是不可相信的。换言之,这种国家,完全没有国际信用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和这种国家合作。这就是希特勒德国,越胜越弱,迅速走向灭亡的原因。

希特勒德国,是一个让极左的民族主义灭亡的典型的案例。
美军的“正气”和绥靖的利益合理性
蒋介石的塞克特方案令人费解
不要低估德国职业军人的素质
日本陆军非常“轻”
国民党“军”一直没有成型
日军战略战术更成熟更传统更出乎蒋介石所料
战争中最困难是作战要素难以预知
生命汇率!战争是不公平的血肉交换
兵凶战危,国宜慎战
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战争格格不入
法西斯主义邪恶的根源
战争的胜负早在战前就已经注定
加强国防安全不能依靠文学家艺术创作
旧日本社会就是一个二元社会
国家主义越集中力量,越办不了事
日本帝国是中国人最熟悉的社会
日本从来没有征服中国的完整计划
为什么要战争?战争永远不是军人的选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