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李阿强政策偏好的个人理解

与执政者的个人偏好无关,仅仅因为中国政治体制的缺陷,决定了执政者即便被称为总理,也没有独立的政策人格。习中央越是中庸之道,含糊其辞,李阿强的政策就越是不具可持续性。李阿强若是在国进民退的路子上继续走下去,将会导致体制内的处境尽管缓慢地,却也是不可避免地恶化,特别是在成本责任部门,会出现基层专业干部的反对声音,而不得不引起习中央的表态,从而剥夺李阿强的实际权力。但反过来,李阿强如果执行在自由人主义看来是正确的“市场经济去特权化”,也同样会至少在体制内引起特殊利益集团民粹的反弹,而令习中央同样剥夺李阿强的权力。

因此只要李阿强是积极作为,结果就不会改变,他的权力一定会被驾空,让其也在“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中熬完有限的任期。反之,如果李阿强采取低调不作为的策略,则由于目前积弊如山的格局将会继续发酵,所以李阿强同样会遭到广泛的反对,同样会被习中央的幕府取而代之。因此李阿强的政策选择余地非常小,的确就是走钢丝。从李阿强及其幕府自利的角度,最合乎逻辑的政策是高调民粹,迎合主流如凯恩斯主义之类的“公识”,但是在具体执行上则低调处理。只要把李阿强理解为打工仔,把民粹群众理解成老板,想想进退两难的打工仔,如何在老板监督下高调而实际怠工。

如果李阿强对自由人主义有某种程度的信服,那么最合乎逻辑的政策偏好,也不是大刀阔斧地杀开一条血路,那样将导致太大的反弹,而是低调地解释最基本的经济科学的常识——>绝不是凯恩斯主义那套!——>然后多做少说地“去特权化,反谷物法,减税=精简编制=压赤字”,这样既避免了在理论上解释和引起不必要的反弹,同时缓解了导致社会危机的制度压力,如果经济来得及在任内好转,那是最理想;如果不行,至少不会留下更烂的摊子,同时下任无论是何选择,都不会埋没本界执政成就。若下任是向左转,将突出本界的“好转”,若后任向右走,将体现本界才是改革开端。

但是从李阿强公开的言论(可视为其政策偏好的解释),李阿强即便有自由人主义的某种倾向,也谈不上信服。突出表现为李阿强对凯恩斯主义的整套“献策”的全盘接受,——>诺贝尔奖(萨缪尔森的弟子,斯蒂格利茨显然已经成为某种洋五毛)和西方广泛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为李阿强政策打下了“向西方接轨”的理想烟幕,掩护了凯恩斯主义只不过是典型的“右翼=体制内自利的民粹=马尔萨斯主义”的本质。凯恩斯主义在全世界也是劈腿中的左派与右派。它们以左派民粹的姿态横行霸道,同时又以右派政客的立场,贪婪自利,然后把贫富差距的脏水泼到资本主义头上

当凯恩斯主义在全世界,包括欧美和亚非拉的政坛,统治着几乎所有国家的金融政策时,——>显然得益于凯恩斯主义擅长劈腿的特异功能,这也是所有民粹伪君子的专长!——>从南美平均100%的通货膨胀,到非洲的津巴布韦,从日本“成功地失去几十年”及其日元的疲弱,日本物价的高昂,欧元濒死中的挣扎,都可以看到凯恩斯主义的失败的广泛。而所有被认为是凯恩斯主义成功的案例,如今天美元即便可以被解释为凯恩斯主义(显然比中国轻微得多),都可以找到另外的解释。但是甚至连挨套的股神,农村来的大学生贫民,都能成为凯恩斯主义信徒,可见凯恩斯主义的势力

如果李阿强不是凯恩斯主义的粉丝,如果他知道凯恩斯主义的后果,那么他即便不敢挑战统治着中国经济理论的凯恩斯主义利益集团,——>必须承认,凯恩斯主义的政治利益集团非常强大,足以令李阿强和习阿平都噤若寒蝉!——>他也只需要对凯恩斯主义的宇宙真理装聋作哑,“凯恩斯主义上有政策,他李总理下有对策”,这套权术中庸的把戏,李阿强不可能还没有掌握;因此,当李阿强的宣传口径变成凯恩斯主义的喉舌时,就等同于说,李阿强采纳了凯恩斯主义全套政策,并用凯恩斯主义的理论作掩护。如此所述,这符合最自利的总理偏好的预期。因此也可以预计李执政的前景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