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这代,还能象我们的孝心护理老人吗?

本文既是真人真事,而且讲的是万家灯火的苦恼事;政治分量并不高。自然,按大陆意识形态的标准,特别是文革标准,“任何让天朝难堪的事,都是政治不好的事”,此文当然是不好的;但这样也将意味着,天朝今天的言论标准是“只能歌功颂德,粉饰太平,那怕谎言连篇”,——>但笔者关心的是,这种理解和标准,到底是搜狐自创的(那怕是以为迎合天朝),还是天创居高临下的压制?对比其他博客的标准,显然是搜狐自创的。这就是笔者讨厌搜狐的地方,也是笔者一直想提醒国内外公众:中国的言论自由之受制,并不完全是帝国钢穴的思想管制,事实上象搜狐这类海归公知,它们本身的意识,就是“进步主义”;他们没有表现出所谓“专制表现”,只不过是它们还未掌权。而它们今天政治投机拍马屁,已经让人作呕。但是这些话,却不能在大陆博客上抱怨。因为会变成“反向指标”,在上风政治压力下,形成“劣币驱逐良币”。对我们自已而言,就是自我收窄自已的言论空间。

但即便这样,也不能解释,本文犯搜狐管理员的什么忌讳?只能解释为,连孝养老人,也是搜狐这些(似乎已经不是官方)的言论管理,望之生厌的“政治立场”。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2x4ys.html

笔者大年三十晚,是单独与老爸在病房中过,几位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在病房里摆下了一围相对简单的年夜饭,还有点来的盆菜(很多挑剔而自以为美德者,嫌年菜不 好味;笔者从来不是吃货,觉得广府的盆菜,对笔者来说已经足够满意了)。老婆大人就带着孩子们,与家母在家里过了一个团年饭,然后再一起来探了家父。曲终 人散后,笔者就单独在病房中给老爸倒茶倒水,协助大小便之类,虽然有护工有旁,这类事情,还是当儿子的做,更合适一点。事实上,尽管请有护工,但在家父每 次得病护院时,都是我们全家子女出动,给家父护理,护工在旁指导协助,家母在旁当监工,那是因为我们都不让她老人家动手。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病人的心理 治疗。

但是除了长孙辈们,似乎觉得这是(我们)父母这一辈当子女的责任,都对医院敬而远之。当然,理由都有点儿,比方说俺家的比较小,大 姐二姐家和哥家的女儿们,不是女的不方便就是怀孕的不方便,要不就是儿子在外面留学;哥的女儿更难为情,接近医院就脚软,儿子碰舍碎啥,对爷爷不吉利。俺 是父母的“意外产品”,子女最小,当然更没有人要求。俺家老婆说,医院不是小孩子呆的,凡从医院从来,马上全套更衣,……;没辄的事。

笔 者这一辈的中国人,一般都有几个兄弟姐妹。如果家里还算宽裕(在京沪广居民中,大约占1%),大概可以请来农民出身的“保姆,护工”之类,代替自已平时的 服侍,减轻自已负担。如果我们都可以亲自下手孝顺重病中的父母,稍穷一点的(叫吧)“中产阶级”,子女大概一般也能够,轮流侍侯卧床的父母。困难是有点 的,对工作的冲击有点,但如果安排得好,估计也凑合。不过,到计划生育的每一代人开始,到“两胎普遍成实”以前的几代人,将会如何呢?

可 以肯定的是,经济如果继续萧调,越来越多的(本来富裕的)家庭,会更请不起(已经相对便宜的)“农民出身的护理工”,更遑论聘请专业的“老年护理”了。如 果公知再嚷嚷“国家为什么不管低素质的农民护理工”,也象其他所有行业一样,整些“上岗证”之类,(其实就是排挤农民工等自我就业者,强化“有牌专业护 理”的商业垄断,即行会化,参考对出租汽车业的管理,现在听说的的专业也给管得贵起来了),能请得起专业护理工的家庭就更少了。但并不等于说,专业的“老年护理机构”的经营状态就会好一点儿。

所 以绝大部分人,如果还有孝养父母的天良,就只能是兄弟姐妹一起地轮流,但是在兄弟姐妹已经让计划生育“杀死”的独生子女们,普通人如何面对四个老人的轮流 病倒,必定有若干的卧床,以及必定会出现的抢救费用等等的生理,体力和金钱的负担?指望政府包养是不可能的。明摆着的事实,连普众的老年急病医疗都无财力 普及,(经济学上完全可以理解,强求进步,只会令国家的投资,变成少数贵族的特殊待遇,普通人将更为窘迫);更不可能涉及其实更普遍需要的“老人护理”。 老年人护理,也是最不可能商业化的市场,那么普通人的出路何在?

不明社会为何物的“学家”们,会说什么“银发市场”,实际上老人护理的商 业市场,从来就是对(至少在笔者这样财产程度)的很少数家庭的特殊消费,本身已经可以容纳在(多半是政府主办的)高级养老院之中,——>原因是政府 有大批要求高待遇的老干部之流,所以官方这方面的投资非常慷慨,导致这些机构在财政上的索取非常饥渴,在商业上的表现则非常过剩;这种“财政上非常饥渴, 商业上非常过剩”也是中国医疗业各个环节的痼疾通病,(难道不正是国企的通病吗?)——>所以其实并不存在商业化市场。对于一般家庭的老人来说,老 人如果不是最没有钱的,就是最舍不得花钱的。就连美国的护理市场,都要靠奥巴马医保增加买单,何况中国呢?

笔 者一点都不担心,下一代会比我们这一代“不孝”。笔者年轻时难免与家父顶撞,即便今天也对家父那猫子所谓共产主义信仰还是好滴,雷锋和毛上帝还是好的之流 的观念,嗤之以鼻;因此当年被家父判为“必定忤逆”。但时至今天,老爸已经再找不到任何“这儿子不孝”的碴。连笔者这么不孝的,现在都能够做到,尽可能服 侍老人起居屎尿,笔者相信下一代至少也有自已的水平。但是笔者担心的是,普众负担之下,是否有负担的能力。

这个问题如果思考下去,估计很 复杂。笔者自觉内心世界,从来都是一介平民,根本无须易位思维,就可以理解中华普众眼前的困境,和未来的痛楚。但是仍然希望读者和博友,也能思考一下同样 的问题。对于天朝帝国来说,可能是无所谓的小问题,反正世人会造反,没听说过半死老头闹革命造反的。集体自杀的政治效果,说不定还好一点儿。但作为一个社 会的普众平民来说,痛楚是可以预感的。希特勒曾经在社会主义顶层设计时,曾经打算在战后,把六十岁以后的老人家都关进集中营“照顾起来”,为年轻人让出生 存空间。不知天朝会不会参考希特勒的改革经验,完成纳粹的遗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