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大陆言论自由的,主要是“有点权”的自费五毛

我现在会把新浪主文后的评论随笔,集贴后首先发到搜狐上。原因是这些随笔,一来本身话题,常常就是我的关注;所以常常在随后的博文中有所引用;二来它起到对博客主文拾遗被漏的作用,三来本身写得常常不错。有时侯,甚至比主文还要精彩。总之,因为它们有了被自已续文引用的价值,所以需要集贴成文。集贴成文的另一个原因,经常会遭到新浪小管的删除,有时删得七零八落,所以单纯引用原文,已经不够了。但是集贴成文,当然不便再发表在新浪,所以首先发表到搜狐上。不是因为笔者喜欢搜狐,其实笔者最讨厌(假如不是搜狐自觉主动的话,笔者也很同情搜狐的政治处境)搜狐(那怕是他们的软弱和愚蠢),但没有更好的选择。更小的博客,不是死了,就是更胆小。象blogbus,笔者试了几次,还没有一篇博文,能够“有幸被容许可见”。其实,这类在业务上已经死了一大半的“博客供应商”,就算稍稍放松一点,大不了就是被关掉了,还能有更糟糕的事儿?犯得着变成更敏感?

163其实在放行尺度上,比搜狐更大胆点儿,不过他们采用了“审查后发表”的做法,而且人手不足,审查周期有时十天半月,其实仍然是胆小。所谓胆小,如果不是它们本身的政治立场与我们的对立,就是它们对官方尺度的把握缺乏能力。当然,官方尺度是极难把握的,也是模糊的,处理却是严厉的,常常是无罪先打杀威棒,所以也不能怪这些博客商的惊慌。

笔者在新浪的时日很长。只要管理员真的爱护自已的博客,稍稍阅读笔者的博客,就知道既不是反政府,也不是左派,甚至不要求“民主,选举”;要求的只是在“市场经济,私有权利”上的,按照经济规律的改良。当然不是天朝渴望的那种“臣顺积极的意识形态”,但也算不是天朝敌人;如果天朝连笔者这种人也视为政治敌人,一定离死亡不远了。笔者因此也不会介意。所以当笔者如新浪长期建立相互熟悉后,新浪管理员如果不是新来的家伙,也会知道和者的博文和发言会到什么程度,会在什么“红线”上止步,也就不会担心,笔者何时会犯界。

的确,这种相互熟悉,在搜狐上差点,在其他博客更差。但是在搜狐上的发表已经达千百之数时,搜狐管理员再说不熟悉,就说不过去了。所以很大程度上,只是这些管理员,本身对笔者的敌视。这倒没有什么奇怪,如果缺乏职业精神,缺乏在中国的政治智慧的话,搜狐招的管理员,大概三五个月换一茬,大体上就是三角演义之中的“进步左派”分子。对于笔者的“厌恶”,既有代表钢穴正统的政治仇恨,也有进步左派对“私有权利”者的敌视,集苏联毛帝国之恨美国,和今天进步分子之仇恨茶党,及希拉里分子仇恨特朗普之大成。所以笔者对于这些(真正的五毛势力,所谓大好青年)的仇视,一点不以为怪。尽管如此,笔者仍然对《计划生育这代,还能象我们的孝心护理老人吗?》此文被管理员封禁,颇禁意外。

这些话是不宜在国内博客上说的,否则会诱发于我不利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攀比。但是笔者也的确,对于“钢穴官方之外的,对民间自由言论的自觉管制”非常感兴趣。笔者一直认为,对中国思想言论的管制,钢穴的行径尽管可恶,但已经是“最不坏”的,那些所谓“进步的,民主的,爱国的”的自费五毛们,愤青愤老之大成,才是真正的“保守恶势力”。因为这些自费五毛太恶劣了,所以才令钢穴有了“政治恶劣的民意基础”,——>这就是笔者反对利比亚战争之流外来干涉的原因。美英法希拉里之流,既然视这些民间自费恶势力是“革命进步力量”,则无论卡扎菲是好是坏,美英法就算灭卡扎菲九族,又有何用?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