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事件的成因和走向

重庆事件的成因和走向                                       张鸣

两个月前,谁也难以预料,高举毛主义旗帜,唱红打黑的重庆,其核心人物王立军会突然走进成都的美国领事馆,一呆就是24小 时。王立军出事之后,在两会重庆团开放日上还信誓旦旦无意辞职,高调坚持唱红打黑,认为自己做的都是按总书记指示办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几乎是话音未落 就被免去职务。新老书记交班,薄熙来甚至没有到场,留在北京的他,从此销声匿迹,而重庆的各个单位,则纷纷表态支持中央调整领导班子的决定,那架势,很像 当年粉碎四人帮时的表态政治。这一切,给人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只是,重庆这番戏剧性眼花缭乱的变化,让外人很难看得明白。

毋庸讳言,中国的政治,迄今为止还是黑箱。顶多某些部位,偶尔会露了一丝亮光,连灰箱的程度都达不到。重庆发生了什么,我们大概只能凭猜测。其实,在王立 军出事之前,一度声势浩大,甚嚣尘上的重庆,已经有蛛丝马迹表明,他们在开始收敛了。他们开始讲民主与法制了,开始找全国的意见领袖到重庆看一看,找各方 面的学者到重庆开会,尤其热衷于把全国法学的会议拉到重庆来开,甚至宣称要在重庆实行乡镇直选的试点。这个唱红打黑的“红都”,明显是想在自己的身上加上 一点别的色彩。这个过程,大概从李庄案的第二期审理,重庆方面被迫撤诉之后,就开始了。按道理,能让强项的薄熙来做这样的收缩,应该不仅有来自舆论对于他 们运动式的黑打和运动式的唱红的非议,更可能有来自某些比较有权势的势力的压力。

正如人们想象的那样,重庆模式之所以出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薄熙来在权力争夺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某种失落,利用所控制的重庆搞出点名堂,希图上位的结 果。像很多人说的那样,他是在搅局。这样的搅局,对于一个后威权时代的国家,在权威不再,接班人不能再靠权威指定,而由元老家族协商的情况下,是非常正常 的。有资格争大位的人互不服气,接班纷争的加剧,有人为了争位而有非常之举,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薄熙来采取了一种特别的方式,他竖起了毛主义的旗帜,高 调宣称要走毛的道路。也真的祭起毛式的运动整肃和意识形态灌输的法宝,从整肃官员队伍入手,唱红打黑。同时也在坚持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扩张政府势力,推行 民生工程,惠民措施,改善了重庆的社会治安,同时,也把重庆的群体性事件的发生率,降到了相当低的水平。

重庆模式一出台,不仅令全国的左派欢欣鼓舞,而且也给中共的当权者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选择。尽管有些人不喜欢薄熙来这个人,但他们却不能不喜欢重庆模 式。中国近十年改革停滞,经济发展迅速,积累下来非常多的社会问题:官民结构严重失衡,官民矛盾激化。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能源问题,跟原有的城 乡二元结构下的城乡矛盾,社会流动停滞,社会保障缺失,医疗问题,教育问题扭结在一起,使得上访成潮,群体性事件每年以成万起的规模增长。政府不肯改革, 只能以抹浆糊的方式维稳来应付,导致维稳成本成了天文数字,而且急速增长。如果能有一种办法,不改变政体,不开计划经济的倒车,却可以把事情摆平,这是多 么令人鼓舞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一时间举国上下都在学重庆,不惟唱红处处,而且打黑,尤其是像重庆这样运动严打式的打黑,也相当盛行的缘故。在很长一段时 间里,中国开倒车,向左转的趋向,已经相当明显。

重庆事件的成因和走向 张鸣 两个月前,谁也难以预料,高举毛主义旗帜,唱红打黑的重庆,其核心人物王立军会突然走进成都的美国领事馆,一呆就是24小时。王立军出事之后,在两会重庆 团开放日上还信誓旦旦无意辞职,高调坚持唱红打黑,认为自己做的都是按总书记指示办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几乎是话音未落就被免去职务。新老书记交班,薄 熙来甚至没有到场,留在北京的他,从此销声匿迹,而重庆的各个单位,则纷纷表态支持中央调整领导班子的决定,那架势,很像当年粉碎四人帮时的表态政治。这 一切,给人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只是,重庆这番戏剧性眼花缭乱的变化,让外人很难看得明白。 毋庸讳言,中国的政治,迄今为止还是黑箱。顶多某些部位,偶尔会露了一丝亮光,连灰箱的程度都达不到。重庆发生了什么,我们大概只能凭猜测。其实,在王立 军出事之前,一度声势浩大,甚嚣尘上的重庆,已经有蛛丝马迹表明,他们在开始收敛了。他们开始讲民主与法制了,开始找全国的意见领袖到重庆看一看,找各方 面的学者到重庆开会,尤其热衷于把全国法学的会议拉到重庆来开,甚至宣称要在重庆实行乡镇直选的试点。这个唱红打黑的“红都”,明显是想在自己的身上加上 一点别的色彩。这个过程,大概从李庄案的第二期审理,重庆方面被迫撤诉之后,就开始了。按道理,能让强项的薄熙来做这样的收缩,应该不仅有来自舆论对于他 们运动式的黑打和运动式的唱红的非议,更可能有来自某些比较有权势的势力的压力。 正如人们想象的那样,重庆模式之所以出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薄熙来在权力争夺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某种失落,利用所控制的重庆搞出点名堂,希图上位的结 果。像很多人说的那样,他是在搅局。这样的搅局,对于一个后威权时代的国家,在权威不再,接班人不能再靠权威指定,而由元老家族协商的情况下,是非常正常 的。有资格争大位的人互不服气,接班纷争的加剧,有人为了争位而有非常之举,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薄熙来采取了一种特别的方式,他竖起了毛主义的旗帜,高 调宣称要走毛的道路。也真的祭起毛式的运动整肃和意识形态灌输的法宝,从整肃官员队伍入手,唱红打黑。同时也在坚持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扩张政府势力,推行 民生工程,惠民措施,改善了重庆的社会治安,同时,也把重庆的群体性事件的发生率,降到了相当低的水平。 重庆模式一出台,不仅令全国的左派欢欣鼓舞,而且也给中共的当权者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选择。尽管有些人不喜欢薄熙来这个人,但他们却不能不喜欢重庆模 式。中国近十年改革停滞,经济发展迅速,积累下来非常多的社会问题:官民结构严重失衡,官民矛盾激化。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能源问题,跟原有的城 乡二元结构下的城乡矛盾,社会流动停滞,社会保障缺失,医疗问题,教育问题扭结在一起,使得上访成潮,群体性事件每年以成万起的规模增长。政府不肯改革, 只能以抹浆糊的方式维稳来应付,导致维稳成本成了天文数字,而且急速增长。如果能有一种办法,不改变政体,不开计划经济的倒车,却可以把事情摆平,这是多 么令人鼓但是,毛主义的模式,包括重庆这种复制的毛主义模式,有两个最大的软肋。一是经济上难以为继。市场经济与杀富济贫无论如何都难以协调,重庆不计成本的各种 工程,单靠打黑充公的财产,支撑不下来,只能大举借债,或者寅吃卯粮。二是这种模式,会导致内外的紧张。重庆模式在内部整肃的时候,要找敌人,在外部,也 要制造敌人。如果说,重庆模式仅仅在重庆做,对于全国而言,还不过是一条鲫鱼塘里的梭鱼,但是,如果把它推行到全国,就成了一条巨大的鲨鱼。相当多深受文 革之害的中共党内官员,对毛主义的运动模式,还记忆犹新,薄熙来这种毛式亮相,不能不引起他们的紧张。重庆模式声势越大,越是全国都在效法,他们就越是紧 张。不仅重庆之外的人紧张,重庆内部也一样紧张。就像毛当年搞文革,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和同伴也高度紧张一样。

由于有这样两个软肋的存在,重庆模式,命里注定是要出事的。不是经济上被拖垮(这个时间要拖得长一点),就是内部出问题。我们现在难以猜测,到底有什么样 的压力,使得原本气焰嚣张的李庄二期案件的审理,最终偃旗息鼓,又是何等压力使得心高气傲的薄熙来会悄然退却,一直到把自己的第一号心腹爱将从主管要害岗 位上换下。我们只能猜测,应该有这样有来头的压力,加上舆论对重庆“黑打”的抨击,波及到了王立军头上,而在薄熙来也难以保住王立军的时候,薄王的关系也 就完了。种种关于薄王之间的紧张和冲突的传闻,好像不应该是空穴来风。按常理,对于一个副省级的官员,擅自跑到美国领事馆,等于是自毁政治生命。应该说, 唯有他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才有可能做出这样绝然的选择。毕竟,薄王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或者说,王立军知道的太多了。对于一个长期以来就野心勃勃, 甚至想要问鼎大位的人来说,做什么犯规犯忌的事,也在情理之中。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政治迫害制度化=实名制+政治表现打分(黑名单)

本文涉及未成事实的“政治打分制=迫害制度化”,以及半成事实的“实名制=迫害准备制度”,因此遭到诸大陆网站管理员的敏感,可以理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2x2ti.html

时近2016年尾。这个年尾,感觉内内外外,事情翻滚,并非都出乎意外,但即便是意料之中,滚滚而来;笔者不清楚是否自已的位置,感受比常人更深?还是所有人,都是类似的感觉?
实名制宣称已经过了一年, deadend 也过了半年。到底是过后发现不好办,还是上头的确发现是个蠢主意?笔者无从知道,只是感受到,周边的舆论环境,确实在收紧,而这一切,恰好又是从利比亚战争之后,也许是凑巧吧,走上了轨道。

笔 者不知道,当初自称“普世派”的一些人,当他们自以为“俺已经实名了,实名制好哇”时,今天还如何看待实名制?——>自然我们也知道,在三角博弈 中,他们不是我们国民小私这一角的人;他们是骂特朗普,骂茶党的主力军!或者说,如果它们在美国,骂的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投特朗普的票,却不敢实名制支 持特朗普”;这就是“普世价值”之政治正确的压力,——>笔者想问的是,他们今天对于实名制压缩的言论自由,是否以为加强了他们自已的话语权?

笔 者还知道这样的传说:有关部门,打算给实名制的言论,建立全国打分制。显然这是跟信贷黑名单一样的操作。言论自由是吗?接受,但是给你打分!这没侵犯你的 言论自由吧?然后呢,各地方各部门乃至商业单位,施加某种压力,让它们可以根据这个言论黑榜,拒绝给黑名单中人服务!到时,言论政治不正确者,说不定连小 卖部买面包,也被拒绝。而周小平同志之流,就因为言论太正确,免费这个那个,也说不定。那么现在,他们对实名制,又有什么看法?

这套打分 黑名单的想法,当然有“滥用技术手段”的一点创造性思维。仅仅忽略了一些本应重视的常识。第1)中国不是一个地方自治和商业自由的社会,所以任何地方和商 业单位若出现“按黑名单不欢迎异议人士”,等同于证实这些人被政治迫害,将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接受政治难民的理由,说不定反而鼓励了踊跃不受欢迎。第2) 为甘地式的“不合作运动”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策划者只需要参考甘地在南非的“违反宵禁令”与在印度的“取盐进军”。第3)成全了乌有之乡与基督教等普世信 仰的激进分子,运作“圣徒战术”,他们要的就是受迫害,作为圣徒,达到政治广告目的。

本文暂时回到利比亚战争的反思,第1)是用三角演 义,解释利比亚战争中,普世价值“形右实左”的前前后后;第2)更重要的是,从利比亚战争开始,检讨一下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变化,及官方政策变化,到底是盲 目地放机关枪,还是合情合理应对着民粹冲击波?无论对错,对我们自身的言论自由和生存环境,有什么影响?联想到近年末的,波涛汹涌般的冲击,这点探讨未必 是多余的。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认识真实历史”的政治压力

这段评论小文,也是历经搜狐和网易博客,都给禁闭,因此才出现在这里。

可以从实体政治的博弈三角,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内容,让诸管理员“不约而同”,这种方法可以帮助我们看看,钳制大陆民众的“言论监管”到底是来自钢穴指令,还是来自愚民的自觉。

这里说的是,大陆的历史及其教科书,只是政治宣传的目的;但与西方左派的普世主义,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几乎都是选择性的谣言编织。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论+妖魔化进化论”,乃是与基督教(西方左派的主体)的共识;同时,因为同样的遮拦,现代民众对现实的认知困难,并不亚于对真实的历史的认知。换言之,如果掌握科学实证的方法论,能够认识到真实的历史,也就能认识真实的现在,不会被宣传的烟幕所迷惑。反之亦然:能够认识真实的现在世界,当然也可以鉴定真实的历史,和教科书中历史的真伪。

由此可见,本评论小文,冲突的是公有制普世传统的价值观,也有冲突于钢穴洗脑中的政治正确;但因为它“太学术”,来自钢穴指令的成分也不算太高。可以判断为,它因为明确冲突于公有制的普世价值之政治正确(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等传统文化的共识),而令管理员模糊地引用于“钢穴指令的正能量筛选”,而将其禁闭。从管理员的角度,本文所涉,也是少惹是非的明智,不能视为专门的敌意。但也说明管理员因为政治压力,不得不高度敏感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2wmqw.html
基督教赞助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论”,与本文相涉的就是“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近现代过渡阶段,给整个世界现代史,蒙上了一层虚假的,仅 供宣传的假面具,以至于仅在教育中接触过“官史”的中国人,极少有人意识到,在此历史假面具后,还有着真实的,(不管细节如何),肯定不是假面具所叙述的 “真实的历史”。

但即便现实世界已经宣布了马克思主义的破产,真正意识到“自已已经完全不了解历史”(因为原来被灌输的历史,是虚假的),并愿作些许了解的中国人,各位请 环顾左右,再扪心自问,请问结论是不是“并不多”?而显而易见的现实就是,如果有人真的关心,诸如“贫富差距”“农民工”“向弱者倾斜”“魏则西”“食品 安全”……,这些问题,他们与其继续问责于政府“为什么不管”,与其声讨批斗于无辜者,致于力“没有受害人的正义”,不如静静心,稍稍理解一下真实的历 史。

不为从真实的历史中看到什么社会规律,只在于是否可以从历史中,看到自已今天真实的影子,——>阁下恐怕早就在历史中活过了!如果你是进步的粉丝, 说不定就是历史中某个妖魔鬼怪,再投胎今世而已!笔者希望“自已观察历史后,发现的这种相似,乃至相同”,可以让一些进步分子,反思自已在历史中的罪恶, “前世不计,今生从此做个好人,甚至只是真正做一个人”。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邓小平预言:中国最大的危险的极左

重温小平同志的预言:中国最大的危险

发布时间:2008-12-25 18:10

毛教徒的道德沦丧、丧尽天良、颠倒是非、鱼肉百姓之无耻,令人震惊。不得不占用我们宝贵的,为个人致富崇高理想而奋斗的时间,另外写点文字揭露这些极左毛歹徒的剥削阶级罪恶嘴脸。

极左毛教作为一种邪教,最大的罪恶就是迫良为盗,迫良为娼。他们作为社会的特权阶层,作为道德堕落的吸血鬼,非法占取了社会任何合法的养生获利途径。以致 于,几乎所有希望奉公守已的合法经营者,如果不是“违法犯罪”,就是只能苦苦经营,推迟破产一天的到来。否则,就只能带上莫须有的“原罪”。同胞们,明明 是这些万恶的毛教徒特权者的罪恶剥削制度,他们,却可以把责任完全推到堪称世界模范良民的中国平民身上,把迫良为盗,视为他们自已道德作秀的牺牲!看罢, 明明是民营经济、小资产者、小劳动者被剥削制度压迫得死去活来,明明是特权者吸干了中国人民的血汗。这些万恶的特权毛教徒,却会把贫困农民、市民的今天赤 贫,归因被剥削被压迫的民营经济的“个人奋斗”。金将军正日的王朝,才是这些罪恶的毛教徒的天堂!

手无寸铁,身无寸权的我等小民百姓,就算有卖国之心,又那里比得上身处高位的极左毛歹徒卖国卖得高效而具有规模化?谁是谁非,当老百姓全瞎了眼吗?

明明毛文革,包括毛自已,都已经是认权不认爹娘,只讲’厚’和”黑’,只会”瞒’和’骗’只会尔虞我诈,欺善怕恶,坑蒙拐骗,自相残杀,只求自己升官不管 他人死活。这些毛教徒居然还能把中国公民堂堂正正合法奋斗,称为“堕落”。用毛邪教的教义,强行剥夺中国人民自已奋斗,不伤害他人利益,追求属于自已天堂 的,称为“西方的自由民主”。试问,有这样的一群流氓,中国还有谁能不为盗?其迫良为盗,不害死中国人不罢手的罪恶灵魂,可见一班!

一个不允许个人奋斗的制度,那么“出人头地”,“平静安乐”的生活,依靠那里来的价值来源?除了剥削同胞国民,还有什么价值来源?有那个善良的同胞,能够 告诉我们吗?这些人的罪恶,让人想起南京大屠杀中的日本侵略军,肆意屠杀以懦弱顺从著称的中国和平居民,却自称受到羔羊的攻击;他们的到来是为了拯救中国 和平居民,让他们早登极乐。听着张宏良这类毛教徒丧尽天良的道德沦丧,不禁让每一个还存天良的中国人,耳边响起那几千万死于毛暴政下的中国同胞的灵魂悲 鸣!

警告这些毛教徒,做人不要忘本!先不要管战胜日本人时侯的中国领导人是蒋介石,还是毛泽东。打走日本人的是中国人民,让日本人投降的是美国大兵;在毛错误 下呻吟死亡的,是中国的人民,养活你们这些杂毛教徒还能够当极左,还能够上网出卖你们父母的,还是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少把中国人民一百年的辛苦创业,全 归到你们的毛上帝身上。你们认这个上帝。我们可是有天良的,不认你这个毛上帝!信仰自由,是人权的基本内容。一个允许信仰自由的社会,是宽容的社会,只有 宽容的社会,才可能是和谐的社会。信仰自由只有一种义务,就是不要强迫他人的信仰,更不能,惩罚他人的不信。希望所谓信某仰的同胞,牢牢记之。

同样,警告痴迷毛上帝张宏良的毛教徒,几千万冤魂时刻提醒每一个尚存天良的中国人,在你们败翻然悔悟以前,为你们的历史罪恶忏悔前,中国人民绝不会把你们看成是“人民内部矛盾”,你们,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如假包换铁打的汉奸!《小平同志:民粹面纱下的极“左”,中国最大的危险》。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邓玉娇案

邓玉娇案的核心在于黄九品德智疑似强奸未遂,除自选动作因故邓太君贵大不幸因公殉职,而未能及时完成以外,规定动作部分完成质量基调,法官裁判们至少可以打80分。有关人证俱在;物证之衣物等,公安机关既没有第一时间封存,后又替邓妈妈作人证:“北京律师让邓妈妈毁衣灭迹”。邓案的难点就在于,黄九品德智先生强奸嫌疑按中国司法事实上是坦白从严抗拒从宽计,若黄九品抵死不认,而其他旁证人等又爱党爱国,象本博留名骂街的小左一样维护黑恶势力的光辉形象。那黄九品之嫌疑就成了疑罪,法理从无。黄九品是否为另一神秘的邓八品遮掩,邓无品实际上是为了掩护神秘的youknowwho邓八品而光荣殉职,也当属疑罪从无了。

但是,黄九品的强奸嫌疑,和邓玉娇是否防卫过当,紧密相关。黄有罪,则邓无罪,黄无罪,则邓过当。黄若疑罪从无,那邓玉娇,岂不是“疑罪从有”?黄的疑罪从无,还可以说证据不足,(销毁了证据也是不足),但邓之防卫过当,邓太君已捐之体大略还没有火化,这疑实不知如何成疑了。笔者的医学知识远胜于法律,就此问了一位香港注册律师的朋友类似情况,在香港如何成辩。回答是:同样疑罪从无。即,如果有关人证物证有有部分证明可能是正当防卫,那么邓玉娇也按正当防卫处。具体结果,要视陪审团裁决。但他认为,在香港,不会出现这种尴尬事。

律师提供的专业意见认为,“疑罪从无”的含义,是在有疑时,向利于被告人的而取证。因此,按目前公告的情节,邓女如果是在西方法庭,无罪释放是十拿九稳的。原因就在于香港出于死人躺在那里证人有证强奸嫌疑,黄九品嫌疑强奸是十拿九稳。或者,是廉政司介入妨碍司法公正调查,也是十拿九稳。因此,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认定事实并不困难。要么邓女防卫过当,要么黄九品强奸未遂,要么有人妨碍司法公正,肯定有一罪成立。以邓女案计,这位律师说,最大的可能是黄九品证据不足,无罪释放,邓女确认正当防卫,免予起诉;重点,是某些人物妨碍司法公正成立,重罪入狱。

司法因而清廉公正。因此,邓女案的重点,在于妨碍司法公正的调查,其次是黄九品德智强奸嫌疑的调查。最后才是邓女防卫过当的调查。这就是“海内外一贯敌视 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所谓的西方民主普世价值观”,就邓玉娇一案对黑恶势力无比优越性的根本动摇。小左爱国FQ,害怕了吗?

那么,在这里也要纠正中国社会对法律惩戒的理解错误了。法律惩戒是为了报复罪犯吗?不是!这点中外法学界认识一致。是为了震慑犯罪吗?中国称 “是”,而西方认为“不是”。如果是威慑犯罪,不一定需要惩戒罪犯,找不了罪犯,找个有嫌疑的,或者完全冤枉的宰了,一个不够就杀够一万,够威慑的,曹操就不是这样借了王科长的脑袋“威慑犯罪”吗?但是,这是司法吗?是法制吗?

法律惩戒的目的不是为了威慑犯罪,而是为了完善法律,并强化依法。所以,妨碍司法公正调查,才会成为邓玉娇案的的重点。当然,如果“法律是反映统治阶级意志”,反正小百姓这统治阶级的意志早就黄九品之流代表了,“强迫异性做爱”不是强奸,司法解释权又不在小百姓手上,也是说不定的。(说笑)。

这样,我们对于“民主选举是否增加了社会成本”的研究得出结果“民主选举大大减少了社会行政错误的成本”的结论后,也可以类似回答,“司法诉讼是否增加了社会成本?”;事实上,民主法制并不是某一个救世主一朝得势,写下什么《法典》。民主法制依靠的是日积月累的司法案件诉讼,由诉讼成为完善法制的根据,在法庭上最简单的话,仍然是《我的合法利益在那里》。

而法制本身,并不一定意味着民主。《大明律例》,《大清律例》也是“法制”,关键在于,是否允许诉讼双方在法庭围绕自身利益最大化,《我的利益在那里》,而不是没完没了地指责对方谋私利,律师“自我炒作”,你左派我右派,打无法律意义的《道德口水仗》。这种价值观又可以从换另一种说法,“是围绕着公民人权利益完善法制(humanright oriented)”,还是围绕着“《绝对的道德价值观》支撑的神授利益”“完善法制”。前者叫民主,后者叫专治统制。同样是“渐进的法制建设”,效果,完全是两极背反。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国企特权工人是中华所谓专制制度的中坚

将通钢黑社会暴徒升格化“反抗私有化”工人阶级革命,那么《疆乱残害汉族群众》的暴行,是不是就是劳动人民的反抗呢?体制外的邓玉娇呢?如果通钢事件是通钢内部少数黑恶势力控制的暴力流氓事件,那么, 通钢真正通过自已的劳动获得正当收入的工人,真正的通钢人,是不是正在黑恶势力的压迫下呻吟呢?他们的呼声肯定不能到达法律治安的层面!因为,恶社会暴徒践踏法纪的凶残,被传媒中的民粹道德明星称之为义举!当邪恶被作为正义宣扬时,善良的通钢人就只能在邪恶的蹂躏中呻吟!

往恶里说,通钢事件分明就是《血酬暴徒》的《黑社会暴行》,往尽善里说,只不过《傻逼工业化》既得利益集团,对《通钢国营式单位的精神寄托》,“别碰我的奶酪”的《特权利益》卫道的邪恶嘶鸣!所谓《工人阶级的道德优越感》,只不过是南京大屠杀的日本鬼子一模一样的“天照皇道”式的遮羞布!〈世间邪恶,总以正义为名〉!无辜的公民陈国军是最大的牺牲者吗?不是!最大的牺牲者是吉林市几百万体制外居民!供养这样一群黑社会活宝,吉林市民的保护费,有他们受的!

不管笔者的担心是否属实!可以肯定的是,通化钢铁厂从这一刻起已经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制所及!法制在这个被邪恶控制的地方,无辜的中国公民在法警的无奈注视下,被暴徒以“你是无辜的,你不死我们就都死”,而剥夺了生命!这就是毛教徒的所谓正义!所谓爱国!所谓温和!

民主派就是民权派,就是法制派,就是法治派!任何对通钢黑社会恶行以怜悯,都是对民主人权的背叛!是对体制外十几亿国民利益的背叛!

笔者拷问这些道德先生人格中残存的良知,“所谓的工人阶级,是否永远是正义?”,“凭什么?”,体制外国民的利益在那里?《你的利益在那里》?你子女的利益,在那里?中国公民们,留意这些大大小小的道德先生们的回答,那怕,《他们的口号是民粹》!这时,重温《极左的生命力在于公众的心魔》,不难看出〈聪明的极左利用公众的愚蠢自残〉,是如何得心应手。

笔者并不认为杀害陈国军公民的马恩暴徒就个人而言,一定会得到惩罚。不妨想想,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工人阶级,又有那个真正受到惩罚?

这是一个宪法规定,《不用干活不能下岗的体制内工人阶级》永远是骑在十几亿体制外国民的头上统治阶级,以其大大小小的特权,那怕重现他们在文革中作为造反派的杀人放火抢劫国家利益,也是代表了中华民族走向灭亡的先进性!但是,这些《特权卫士》对《市场经济去特权化》的公平法治的公民社会的刻骨仇恨,会在大大小小的陈国军公民的鲜血中,不停地得到体现。直到有一天,整个特权阶层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将把他们摔垮”!“《为中国人民解放》而奋斗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这些无辜公民的鲜血,将拷问中国公众,自已的利益与这些特权既得利益者的妥协空间有多大,这些大大小小的特权卫士不切实际的,中国公众要《永远让他们寄生》的利益期望是否有义务永远满足?《我们的利益在那里》?这些鲜血也将拷问中国社会最后的耐心;更要拷问中国领导层,在末日烈火来临之前,是否还要宪法卫道大大小小的奴役中国人民的《特权利益》?!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建筑在十几亿中国公民利益上的政治基础有力,还是建筑在两三千万“代表了全中国老百姓利益”的《科尔涅尼乌斯领袖卫队》盘剥中国社会的“支持”上,那个更稳固?假如此党不代表十几亿中国公民利益,历史将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问苍天!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公民陈国军的血,不会白流!

复仇,从来不是政治意义的一部分!血的意义,在于提醒社会公众,你的利益立场,与各种正动的和反动的的利益集团势力是否吻合?你是否支持对公众无辜者的暴力抢劫?就象日本鬼子在南京的大屠杀?你是否介意你和你的子孙,仅仅是在分取边缘利益的的同时,成为利益集团战争边缘的一缕硝烟?你是否能在这种动荡中,得到核心的利益?今天是公民陈国军的血,明天,可能就是你或你的子女的血!

这就是血的意义!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文革没完!造反派还在!

毛主义者的社会基础》是特权利益群体中的濒临被淘汰者。他们不是寻求整个《社会的去特权化》,而与《全中国的劳动者团结起来》,为《中国人民走出被奴役的命运而奋斗》;反而是利用了中国社会“同情弱者”的心理缺陷,《混淆了特权弱势群体和人权弱势群体》的区别,利用《傻逼民粹道德先生》的起哄,将公众挟持在特权争夺的战车上。《毛左民粹,一点都不蠢!》。如果以为“特权群体的濒临被淘汰者”就是象下岗工人那样的特权金字塔的最底层,那是错误理解了《特权利益最大化定律》,以为整个社会就只有一个特权群体。

事实上,特权集团中又有更特权的内部群体,就象千层面包一样,一直包到核心!每一层特权者,都服从于特权利益最大化定律,而牺牲最外层的包皮。因此,毛主义者就是每一层特权包皮中的被淘汰者。包括,某些“一退到底仍蠢蠢欲动”的高级老干部,在他们的支持下搞出来的污友这乡,这类对现政策指手划脚的极左网站。

黑社会!“山贼这种很有前途的职业”,在很多人从电影中得来的印象,是某位神通广大,放着好赚的正当生意不做,非要赚些高风险的蝇头小利的带头大哥,带着一群小弟,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好日子。实际上,当一些毛左干部,当他们当权优先分配着所在利益集团的特权分配时,口中唱着《为人民服务》成为《0.4%的幸运儿》,是他们;从他们在体制改革中,的特权圈子中被淘汰出来时,这些特权大佬的老干部,拥身一变,就成了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黑社会老大!轻则绕过法律程序,组织跟政府改革捣鬼“要垄断特权政策”的刁民,重则,就是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滥杀无辜的黑社会大佬。这些干部所争的,可不是“高风险的蝇头小利”!

共和国60周岁了!战争年代中留下来的老同志,在文革中受尽折磨的所谓走资派,已经是垂垂老矣,没精力也没有这种品德,玩这种《灭绝人性的阶级斗争黑社会游戏》。算算时间,算算张宏良之流的造反派的年龄,这些黑社会大佬的毛左干部,不就是文革中造反上台挤入高级特权群体中的造反派吗?

文革没完!造反派还在!那是因为毛左流氓还没有死!今天反对深化改革的造反,不就是文革造反派的继续吗?所谓把反腐,最腐败的,不就是这些文革大佬吗?

所谓被利用的“不明真相的群众”,那是对人类智慧的污辱!南京大屠杀的郐子手,成为日本侵略军日本工人阶级,还不照样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成年人有成年人的判断能力!《血酬“群众”》可能不明白黑社会干部大佬拿他们当炮灰的花花肚肠,也可能不明白,黑社会大佬让群众当刁民,成者继续做毛主义的造反派老干,不成,还可以声称自已曾经喇叭里“喊法制”……,《极左恶棍是非常聪明的》!群众的眼睛无疑是雪亮的!违法犯罪的的后果,就不能因为“不明真相”而减免半分!黑社会干部老大,有黑社会老大的伏法;眼光雪亮的群众,也应该看到成为黑社会暴徒应有的惩罚!

笔者非常信任这些成年人的智力!

可悲的是,一些被毛主义《暴民运动》思想洗脑的体制外“局外人”,以为造反就是真理!以为政府总是代表了邪恶,完全无视现政府《在人权民主民生上取得的重大进步》,根本上就是这些造反派的黑社会毛左老大的干扰,《市场经济去特权化》才会如此艰难!这些脑残人士为黑社会暴行摇旗呐喊!黑社会老大成功了,脑残人士自已要出大血被革了命;黑社会给补政府剿灭了了,这些《民粹道德先生》承认脑残有加,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直是高度脑残尚未痊愈!鲁迅先生笔下的“吃人血馒头”的愚民,恐怕就是指的就是指这些,人家出卖自已时还死命叫卖的传统文士,————别以为会写字的写手就不是脑残!让这些暴民上台,《体制外十几亿弱势群体就有了利益申诉的途径》了吗?

毛左是各个层次特权集团内的失败者!那么,最高级的毛左,又是那一个层面的失败者?追随鼓吹文革有理,内乱有功的《贩卖着阶级仇恨的乌有之乡》,追随这些《企图复活两个凡事的黄粱一梦》,追随小平同志制定的“老同志一旦退出岗位要一退到底”而某些人心有不甘,不难理解,毛左的里里外外,到底是什么什么玩意。此时,再看看,为什么离弃了人权普世价值观,仅救分权牵制的《法式民主》,为什么已经不符合中国民主改革的政治需要?

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毛氏天才谎言的品牌》不能放弃?并不非毛左不知道那是《西贝货的谎言》,而一个用作对当前当权者的压力,作为《绝对的道德价值标准的现实政治工具》施加的压力!试想想,如果没有宪法六十年不变地鼓吹《黑社会有理的道德优越感》,《通钢黑恶势力》会如此嚣张践踏法纪?草菅人命?“你是无辜的,可你不死,我们就死”,这是工人阶级的话?试想想,或者只是高度脑残的《道德明星》,起到了多么有效的《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作用?或者,只是脑残而已!I HOPE SO!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